大发5分3d网 首页 > 读书

今敏遗书|我好爱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

2019-10-30 06:20 weila

◥ 很爱这张截屏,Paprika仿佛在伸出手,抚慰受病痛折磨的今敏。

今敏导演的遗书

我好爱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

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幸福

2010年5月18日得知罹患癌症噩耗

再见了。

今年的5月18日,是我忘不了的日子。这一天,武藏野红十字医院心脏内科的医师作出如下的宣告:“你是胰腺癌末期,癌细胞已经转移至全身各处骨头,最多只能再活半年。”

我跟内人一起听到这番话。命运实在太过唐突、太过没有道理,使我们俩几乎无法独力承受。我平常心里就在想:“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掉,这也是没办法的。”但这未免太过突然了。

不过,或许真的可以说是有事先征兆。2~3个月前,我整个背部各处,以及我的脚跟等部位都出现剧烈疼痛,右脚也使不上力,走路更出现了很大的困难。我有找过针灸师与整脊师,但状况并未改善。经过核磁共振与PET-CT等等精密仪器检查的结果,就是刚刚那段“只能再活半年”的宣告。这简直像是回过神来,死神就站在背后似的,我实在也是束手无策。

展开全文

宣告后,我与内人一同摸索活下去的办法。真的是拼了老命。我们得到了可靠的友人以及无比强力的支援。我拒绝抗癌剂,想要相信与世间普遍观念略略不同的世界观活下去。感觉拒绝“普通”这点,倒还挺有我的风格的。反正多数派当中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,即使是医疗方面也一样。同时这次也让我体认到,现代医疗的主流派背后,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机制。

“就在自己选择的世界观当中活下去吧!”可惜,光靠一股气力是没有用的,这点跟制做作品时一样。病情确实一天天的恶化。

同时我也算是一个社会人,因此平常的我也大约接受了一半的世间普遍世界观。毕竟我也会乖乖的缴纳税金。就算不足以自傲,我也够资格算是日本社会的成员。所以在与我“活下去”的世界观做准备的同时,我也打算着手“替我的死亡做准备”。虽然完全没有就绪就是了。

准备之一,就是找来两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协助,成立一间公司,负责管理今敏微不足道的著作权。另外一项准备就是,写好遗嘱好让我并不算多的财产能顺利地让内人继承。当然了,我死后应该是不会发生遗产争夺战,但我也想替独活在世界上的妻子尽可能除去不安,这样我才能稍微安心地离开。

2010年7月7日的肺炎并发症

各种手续,我与内人都很头痛的事务处理、事先调查等等,由于超棒的朋友相助,进行得十分迅速。后来我并发肺炎的危急情况当中,意识蒙胧地在遗嘱上签下最后的名字时,我心里总算是觉得:这样死掉应该也可以了吧。

“唉……总算能死了。”毕竟在两天前就被救护车送到武藏野红十字,过了一天又被救护车送到同一间医院。也因此住院作了详细检查。检查结果是并发了肺炎,肺部也有严重积水。我跟医生问了个究竟,他的回答倒是挺官腔的。就某方面而言,也挺感谢他的。

“顶多只能撑个一两天……就算熬了过去,最多月底就不行了吧。”听着听着我心想“怎么讲得跟天气预报一样…”不过事态确实越来越紧急了。那是7月7日的事。这年七夕也未免太残忍了。

所以我很快地下了决定:我要死在家里。或许对我身边的人而言,最后仍然给他们添了很大的麻烦,好不容易才找到能让我离开医院回到家里的方法。

一切都多亏了我妻子的努力,医院那看似放弃却又真的有帮到我的实际协助,外部医院的莫大支援,以及屡屡令人只能认为是“天赐”的偶然,甚至让我无法相信现实当中的偶然与必然,竟然能这么巧合地环环相扣。毕竟这又不是“东京教父”啊。

在我妻子替我设法离开医院奔走时,我则是对医生说”就算一天也好、半天也好,只要我留在家里就一定还有办法!”说完后我就一个人留在阴暗的病房内等死。